AD
首页 > 科技 > 正文

郭凡的神秘漫游地球:中国人的浪漫科幻小说

[2019-03-19 11:18:28] 来源:http://www.zzlfy.com 编辑:zzlfy.com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在不久的将来,太阳正在迅速老化和膨胀,地球正面临被吞没的灾难,为了拯救地球,我们在地球表面建造了数万个行星引擎,以逃离太阳系,找到新的家园。地球和人类已经开始了2500年的宇宙漫游之旅。这是电影《漫游地球》的世界观

在不久的将来,太阳正在迅速老化和膨胀,地球正面临被吞没的灾难,为了拯救地球,我们在地球表面建造了数万个行星引擎,以逃离太阳系,找到新的家园。地球和人类已经开始了2500年的宇宙漫游之旅。

这是电影《漫游地球》的世界观

但正是这样一部科幻作品,以其质量和美誉度在多部喜剧中突显了包围圈,豆瓣获得了8.1的春节最高分,票房也从第四天的第一天一路回到了榜首,累计票房已达9亿。就像去年的红海行动一样,这再次证明了好电影是口口相传的。

在影片中,濒临灭绝的人类完成了9人死亡的太空救援,在银幕外,中国科幻电影也完成了从0到1,从文字到图像的开拓性工作。

更重要的是,《漫游地球》并不是对任何成熟好莱坞科幻电影的致敬或模仿,而是对剧本、制作和情感核心的完整定位。故事改编自刘慈新的同名小说《中国当代科幻文学第一人》。它是由中国电影企业制作的,其核心创作者都是年轻的中国电影人。

从2015年到2019年,国内第一部重工业科幻电影是如何诞生的,郭凡导演和他身后数千人的庞大团队是如何完成科幻本土化的探索的肖殿军还采访了导演郭凡,在影片上映前,聆听了他对《漫游地球》幕后故事的解读。

从文字到图像

减少科幻电影中的阅读障碍

刘慈新的作品是以光年为尺度的宇宙美学。他从不浪费笔墨来描述那些感性的个体。罗金海在《刘慈新中短篇小说时间移民集》序言中写道:即使是这样的描述,也会让人觉得枯燥无味。

漫游地球的原作也是如此。刘慈新用2万多字构筑了一幅壮丽的世界观,从地球停止时的制动时代到太阳逐渐散去时的逃逸时代,到邻近恒星前进时的漫游时代,跨越了数百年。

他以一种非常理性和克制的笔触,从近乎上帝的角度审视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在面临生存危机和危机压迫下的新人性时的状态。

这样一个宏观的视角和主题是难以想象的,更难以用一部电影的体积来承载,我们只有90分钟或120分钟,不仅可以表达世界观,那么它将成为一部科教电影。郭凡说。

因此,作家团队应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这个宏大的叙事中找到一个有效的故事段落,然后围绕它建立起核心人物和情感表达。电影观众想看的屏幕上的人实际上是他们自己。我们必须把注意力集中在连续的时间和连续的事情上,以使观众有一种替代感。

最后,作者选择了2075年,也就是56年后,当地球经过木星时,试图通过木星的引力逃离太阳系。这篇故事在原著中的篇幅只有几百个字。

这个选择是相当明智和务实的。一方面,这个时间点离观众的真实生活不太远,使故事完全架空,仍有当今文明的影子,使观众很容易有一种生成感。

另一方面,它给了作家足够的空间,让他们重新建立更适合形象表达的故事和人物,将灾难片和太空冒险片的元素混合在一起,加上父子感情的强烈粘合剂,使流浪地球的故事简单、直接、商业化。

当被问到为什么他没有选择针对人性的反叛叛乱推翻联合政府,却被证明是暴民的终结时,郭凡回答说,科幻小说有一定的门槛。我们应该减少阅读障碍,让尽可能多的观众无障碍地接触科幻电影。

也许有人会批评这种稍显商业化的折中方案,它剥夺了漂泊地球的伟大科幻作品对人性和科技的反思的力量和深度。

下一页:北京的房子太贵了,如果你想跑的话,你必须和家人一起跑。

中文改编

北京的房子太贵了,如果你想跑的话,你必须把它带走。

制作一部真正的国产科幻片,比说服中国观众的效果更难,同样,如果以中国人的故事为主导,取代铁人或美国队的故事,观众自然会感到尴尬和被侵犯。

这种尴尬是中国科幻作家必须克服的第一件事,如何使故事真正在中国大地上生长,如何从刘浩汉的世界观中直接提炼出能够打动观众的情感力量,曾经让郭凡头疼。

直到他无意中看到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卡说,人们爱她的国家不是因为她的伟大,而是因为她是祖国。

这不是流浪地球的精神核心吗当地球面临灾难时,人们仍然不想离开自己的家园,而是选择带着地球漫步,这一环境本身就具有中国特色和中国人民独特的家园情结。

郭凡解释说,很多外国人听到你为什么跑回家会很惊讶。在西方电影中,比如《星际迷航》,当地球处于危机之中时,他们选择放弃地球寻找新的家园。但是中国人会更爱土地,北京的房子太贵,抵押贷款还没有支付,我们已经如果我们想跑的话,就和我们的家一起跑。

理性地说,这是非常不合理的。这颗巨大的石头对我们的星球有什么意义,但我们总是觉得土地与我们紧密相连。它不仅是物质土地的概念,也是家庭的概念,这是一个符合中国文化核心的概念,是我们发现中国科幻小说雏形的基础。

情感基础的建立,下一步是建立一个中国科幻语境,受众可以从不同的人物和细节中去理解和接近。

从人物的角度来看,郭凡巧妙地设计了吴梦达的《老汉》作为当代观众的写照。他出生于1999年,是一个准零,老汉是你和我,是中国人,他会在我们这个时代表达更多的中国行为。

刘培强与刘琦的关系是典型的中国父子关系,但疏离感很重,尽管父子之间缺乏沟通和不断的矛盾,但在关键时刻,父子的情感是极其深刻和真诚的。

在漫游地球的过程中,你看不到好莱坞科幻电影中的英雄人物。你只能看到一组普通和简单的数字。他们选择牺牲自己,在危急时刻拯救世界。他们也充满了中国特色的集体主义和牺牲精神。

这部电影在视觉效果和美感方面也非常适合中国,我们看到了后天冰冷的城市,但是这次央视大楼、东方明珠塔和2044上海奥运大厦,这些中国人不熟悉的冰封了。

在地牢的设计中,美学团队首先提到了大量的网络朋克式的美国科幻电影,但郭凡提议让这个地方更人性化,更中国化的烟花,即使外面很冷,中国人还是会把绳子、舞狮、打麻将和过小生活。这不是一个寒冷的世界,对M。感受中国人生活的温度和情感。

永远不要忘记世界末日

下一页:75%的后期效果是由中国人完成的。

背景出生

75%的后期效果是由中国人完成的。

2014年,郭凡凭借第二部电影《你在桌子上》的票房收入,受到各界的关注和期待,除郭凡外,还有宁浩、陆洋、陈思和肖扬。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看到中国电影业与美国电影业的差距,郭凡说,回国后,我们开始尝试与电影业有关的东西,比如宁浩的《疯狂外星人》。

宁浩、庐阳、国帆

作为中国重工业硬科幻电影的先驱,漂泊地球是一个自始至终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在过去的四年里,郭凡和他的团队听到了最多的提问声。你是什么,为什么要挑战这件事,为什么你能成功

郭凡认为,面对挑战的方式是一步一步地让事情赢得信任,从最初的一两个人到现在的7000人的幕后团队,这是一个不断证明的过程。

郭凡更为自豪的是,这部电影的核心工作是由中国团队完成的,从筹备阶段到拍摄阶段,再到后期的剪辑和特效阶段。

在筹备过程中,主要创意团队绘制了8000副镜头图纸、3000个概念设计图纸和近10000个道具。

其中,由新山政府MDI工作室设计制造的具有良好物理效果的吴敬通宇航服,负责车辆部件和模拟真实效果的六轴联动平台,以及由真实场景建造的空间站和发动机,均代表了国内科技的最高水平。CE小说。

六轴联动平台

漫游地球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用户界面小组,负责设计电影中所有仪器和显示屏之间的界面,为了提高真实性,使反映在演员脸上的人脸和眼睛的交互更加逼真,剧组坚持通过真实的用户界面拍摄在整个过程中,可以想象在每一个播放中数百个屏幕之间调度和控制的困难。

这些看得见的、有形的现实道具给影片带来了一种后期无与伦比的特殊效果,可以说是发生在现场的特殊效果。在幕后故事中,甚至连男主角屈楚晓也叹息道:原本以为都是绿幕,但没想到真正的场景是那样的。他真实的场景。

对于一部科幻电影来说,杀死年轻人并不意味着结束,但最后阶段是对生与死的真正考验。

在剪辑的早期,漫游地球有4000个视觉镜头,最终缩小到2200个,仍然超过了一些传统电影的长度,更不用说,其中50%是非常困难的视觉镜头,他们也挑战了很多全CG镜头,比如用全CG镜头把上海建成冰墙等等。

郭凡承认,由于资金有限,机组人员负担不起聘请好莱坞团队,只聚集了一批国内团队,连同一腔鲜血,摸着河对岸的石头。

然而,正是这种被迫的本土化导致了国内团队的快速增长,从零开始创造了许多新的技术部门,积累了许多科幻小说生产管理和工业流程方面的第一手经验。

据郭凡介绍,在电影后期的特效中,75%是由中国团队完成的,包括大量的重资产渲染。这个水平接近甚至等于韩国队的水平。我很自豪地说,中国队的水平并不低于其他球队。

在成功科学领域盛行的10000小时法则同样适用于科幻小说领域,也就是说,10000小时的磨练对任何一个从普通到世界级的大师来说都是必要的条件,在中国电影产业化的道路上,我们不能避免10000小时的积累,这是最伟大的标志。漫游地球的重要性在于坚定地迈出第一步。

电影流派的建立不是由于电影的出现,而是由于科幻电影的相继出现。郭凡说:让我们相信,这类电影能够取得成功,投入更多的资金和人才,产业化也越来越完善。当这个良性循环建立起来时,中国科幻电影真正崛起。

郭凡在新春首映第一天的洗礼后,在微博上记录了自己的感受:不是每天近2亿张票房的喜悦和兴奋,而是同一时期两位竞争对手宁浩和韩寒的遗憾。

郭凡韩寒微博互动

宁浩把《疯狂外星人》的太空舱和太空服借给了《漫游地球》拍摄,而《漫游地球》和《飞行生命》后期在一家公司合作,郭凡和韩寒并没有在一起。

除了上述参观团成员陆洋、陈思成、乌尔山等外,我们惊讶地看到,一批中国导演相互鼓励,共同走上探索中国电影产业化的道路。

郭凡在接受采访时向我们哀叹,中国电影必须走出工业化的步伐,这既是变化,也是生存。如果没有这一步,十年内你可能看不到中国电影,因为我们无法与好莱坞同级别的电影竞争。好莱坞正在努力学习如何制作中国观众喜欢的电影。他们以巨大的工业背景为基础。当他们学习时,我们没有抵抗力,所以我们必须自己迈出这一步。

关于中国科幻小说的未来,郭凡在微博上给流浪地球写了一封信:

在未来,你会遇到越来越多的小突破。

你会一起走,你会变得更强大,更团结。

你会有一个统一的名字,中国科幻小说!

如果你打破了一个球,你应该敬畏!感激!

小突破,选择希望!相信未来!

小突破,学会抬头看!

查看更多:电影

为您推荐